無憂美趣媒體號
國內最具潛力的平臺
詩詞的最高殿堂
無憂美趣教育號
愛讀書,愛創作,愛朗讀。
讀創風行,興趣教育。
報告文學名篇:《羅布泊,消逝的仙湖》/吳剛


作者/吳剛


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有個羅布泊。自20世紀初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闖入羅布泊,它才逐漸為人所知。


1980年,我國著名的科學家彭家木在那里進行科學考察失蹤;16年后,探險家余純順又在那里遇難,更給羅布泊增添了幾分神秘色彩。


羅布泊.一望無際的戈壁灘,沒有一棵草,一條溪,夏季氣溫高達70℃。羅布泊,天空中不見一只鳥,沒有任何飛禽敢于穿越。


可是,從前的羅布泊不是沙漠。在遙遠的過去,那里卻是牛馬成群、綠林環繞、河流清澈的生命綠洲。


羅布泊,“泊”字左邊是三點水啊!


翻開有關西域的歷史書籍,你會驚異于羅布泊的熱鬧繁華。


《漢書·西域傳》記載了西域36國在歐亞大陸的廣闊腹地畫出的綿延不絕的綠色長廊,夏季走人這里與置身江南無異。昔日塔里木盆地豐富的水系滋潤著萬頃綠地。當年張騫肩負偉大歷史使命西出陽關,當他踏上這片想像中荒涼蕭瑟的大地時,卻被它的美麗驚呆了。映入張騫眼中的是遍地的綠色和金黃的麥浪,從此,張騫率眾人開出了著名的絲綢之路。 另據史書記載,在4世紀時,羅布泊水面超過20萬平方公里。到了20世紀還有1000多平方公里水域。斯文·赫定在20世紀30年代進羅布泊時還乘小舟。他坐著船饒有興趣地在水面上轉了兒圈,他站在船頭四下遠眺,感嘆這里的美景?;毓?,斯文·赫定在他那部著名的《亞洲腹地探險8年》一書中寫道:羅布泊使我驚訝,羅布泊像座仙湖,水面像鏡子一樣,在和煦的陽光下,我乘舟而行,如神仙一般。在船的不遠處幾只野鴨在湖面上玩耍,魚鷗及其他小鳥歡娛地歌唱著”。


被斯文·赫定贊譽過的這片水域于20世紀70年代完全消失,羅布泊從此成了令人恐怖的地方。


羅布泊的消亡與塔里木河有著直接關系。


塔里木河全長1321公里,是中國第一、世界第二大內陸河。據《西域水道記》記載,20世紀20年代前,塔里木河下游河水豐盈,碧波蕩漾,岸邊胡楊叢生,林木茁壯。1925年至1927年,國民黨政府一聲令下,塔里木河改道向北流入孔雀河匯入羅布泊,導致塔里木河下游干旱缺水,3個村莊的310戶村民逃離家園,耕地廢棄,沙化擴展。解放后的1952年,塔里木河中游因修筑輪臺大壩,又將塔里木河河道改了過來。塔里木河下游生態環境得以好轉,胡楊枝重吐綠葉,原來廢棄的耕地長出了青草,這里變成牧場。


問題出在近30多年。塔里木河兩岸人口激增,水的需求也跟著增加。擴大后的耕地要用水,開采礦藏需要水,水從哪里來?人們拼命向塔里木河要水。幾十年間塔里木河流域修筑水庫130多座。任意掘堤修引水口138處,建抽水泵站400多處.有的泵站一天就要抽水萬多立方米。


盲目增加耕地用水、盲目修建水庫截水、旨日掘堤引水、盲目建泵站抽水,“四盲”像個巨大的吸水鬼,終于將塔罩木河抽干了,使塔里木河的長度由60年代的1321公里急劇萎縮到現在的不足1000公里,320公里的河道干涸,以致沿岸5萬多畝耕地受到威脅。斷了水的羅布泊成了一個死湖、干湖。羅布泊干涸后,周邊生態環境馬上發生變化,草本植物全部枯死,防沙衛士胡楊林成片死亡,沙漠以每年3米至5米的速度向湖中推進。羅布泊很快與廣闊無垠的塔克拉瑪干大沙漠渾然一體。


羅布泊消失了。


金秋十月,我站到了位于新疆巴音郭楞自治州的塔里木河的大橋上。


放眼望去,塔里木河兩岸的胡楊林似一道綠色的長城。


胡楊,維吾爾語稱做“托克拉克”,意為“最美麗的 樹”。胡楊林是牲畜天然的庇護所和棲息地,馬、鹿、野駱駝、鵝喉羚、鷺鷥等百余種野生動物在林中繁衍生息,林中還伴著甘草、駱駝刺等多種沙生植物,它們共同組成了一個特殊的生態體系,營造了一個個綠洲,養育著南疆750余萬各民族兒女。


如此重要的胡楊林因塔里木河下游的干涸而大面積死亡。1958年,塔里木河流域有胡楊林780萬畝,現在已減少到420萬畝。伴隨著胡楊林的銳減,塔里木河流域土地沙漠化面積從66%上升到84%?!吧辰送恕痹謁錟競酉掠偽涑上質?,至羅布莊一帶的庫魯克庫姆與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瑪干沙漠合攏,瘋狂地吞噬著夾縫中的綠色長城,從中穿過的218國道已有197處被沙漠掩埋。


我們沿塔里木河向西走出200公里后,綠色長城突然從眼中消失。塔里木河兩岸的胡楊林與兩邊的沙地成了一個顏色。由于缺水,長達數百公里的綠色長城在干渴中崩塌。


號稱千年不死的胡楊林啊,在忍受了20余年的干渴后終于變成了干枯的“木乃伊”。那奇形怪狀的枯枝、那死后不愿倒下的身軀,似在表明胡楊在生命最后時刻的掙扎與痛苦,又像是向誰伸出求救之手!


再向前,我們到了羅布泊的邊緣。同來的同志告訴我,再也不能向前走了。若想進入羅布泊,至少要有兩輛汽車,必須備足食品和水。我們只得鉆出汽車,將目光投向近在咫尺的羅布泊。


站在羅布泊邊緣,會突然感到荒漠是大地裸露的胸膛,大地住這里已脫盡了外衣,露出自己的肌膚筋骨。站在羅布泊邊緣,你能看清那一道道肋骨的排列走向,看到滄海桑田的痕跡,你會感到這胸膛里面深藏的痛苦與無奈。


羅布泊還能重現往日的生機嗎?我問自己。


此時此刻,我們停止了說笑。那一片巨大的黃色沙地深深地刺痛著我們的心,使我們個個心情沉重。30年在歷史的長河中只是一瞬。30年前那片胡楊茂密、清水盈盈的湖面就在這瞬間從我們的眼中消失。


這出悲劇的制造者又是人!


悲劇并沒有止住。同樣的悲劇仍在其他一些地方上演。


世界著名的內陸湖——青海湖,50年間湖水下降8.8米,平均每6年下降l米,陸地已向湖中延伸了10多公里;數千年風沙未能掩埋的甘肅敦煌月牙泉,近年來卻因當地超采地下水,水域而積從50年代的1.1652萬平方米縮小至5397平方米,水深只剩尺余,大有干涸之勢,這一切也都是人為的!


救救青海湖,救救月牙泉,救救所有因人的介入而即將成為荒漠的地方!



作者簡介


吳剛,博士,男,1976年10月生。現為中國農業科學院油料作物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報告文學作家。1999年進入武漢大學生命科學院微生物遺傳專業學習,畢業后考入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師從朱作言院士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從事魚類分子生物學研究。2004年6月吳剛獲得博士學位后作為人才引進到中國農業科學院油料作物研究所從事基因工程和轉基因安全研究。在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期間,一直從事分子生物學研究,曾參加多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和國家973的研究。主要研究方向為轉基因載體系統的設計與構建、重要發育相關基因的功能分析、生長激素的分離純化及檢測、重要功能蛋白的體外表達純化等。來中國農業科學院油料所工作后,參加油菜脂肪酸分子育種相關研究,其中包括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編號71099 )“油料作物脂肪酸合成關鍵基因分離與序列比較研究”和國家科技部“轉基因油料作物研究與產業化項目” (編號JY04-B-1)。在中國率先將CRE-LOXP無標記載體轉化系統引入油菜轉基因育種,搭建了無標記油菜RNAi載體構建技術平臺。

讀完本文請回答如下問題:


1、羅布泊消亡的原因是什么?


2、文中多次引用數據,起到了什么作用?


3、我們從羅布泊的消逝得到什么啟示?


請您把以上三個問題的答案寫在點評里。


寫作源,寫作資源提供者。
  • 240人支持
點評一下唄
美趣君
欣賞學習,推廣支持!
2019-05-14 16:30  回復  
寫作源
獨到精致,立意高遠!
2019-05-14 16:30  回復  
寫作源 優秀
  • 作品總數
    324
  • 創作天數
    77
  • 支持人數
    598
關于無憂美趣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使用助手
北京民生正合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什么是双色球复式票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